?首页?
? >? 资讯中心? >? 媒体聚焦
《工人日报》:梁爽:“想在灾难来临时为社会做点事”
来源:工人日报 时间:2020-02-25 字体:[ ]


梁爽穿着防护服出任务前留影。照片由受访者提供

普通人点亮普通人

在疫情防控的各条战线、各个角落,坚守岗位、奔波忙碌的身影无处不在。为了救治生命,为了社会有序运转,各行各业的劳动者毅然按下“快进键”,无论是医护人员对患者“有我在,不要怕”的安慰,还是快递小哥对客户“只要饭是热的,希望就不会冷掉”的鼓励,总能带给人们信心与力量。

千千万万的普通劳动者,用不舍昼夜的奋斗“加速度”,换来了抗疫力量的“加速”生长和治愈率的“加速”提升。这些平凡英雄,用英勇奋斗为人们点亮希望、带来温暖。

编者

1月24日,大年三十,原本是一年中家人团聚最重要的日子,可梁爽一个人待在武汉。他的妻子和孩子一个星期前已经回了老家。看着手机上各种跟疫情有关的消息,武汉封城了,他也有点恐慌,但觉得自己“得做点什么”。

35岁的梁爽是电建地产·南国置业公司员工,他给公司项目所在地汉兴街街道打了个电话:“我是党员,想当志愿者,有没有我能帮忙的?”

对方回复:“只有最危险的工作,送病人。”

梁爽考虑了两分钟,又打过去:“我想好了,我去。”

其实,梁爽知道,华南海鲜市场就在汉兴街街道。越危险的地方可能越需要人。从1月28日到2月13日,梁爽穿梭在这个街道的16个社区和两个医疗中心,除了护送病人去医院救治外,还给无人照顾的患者送去药品、给一些医院送去防护物资,累计出车100多次。

快一点,再快一点

第一次出车时,梁爽很紧张,“心都提到了嗓子眼”。临走前,街道工作人员提醒他,“车窗要一直开着,不要聊天,尽量不要接触。”

他的任务是送一对老夫妇去医院,老两口已经高烧多日不退。他提前给老人打电话,告诉他们车上冷,多穿衣服,戴好帽子。到了医院,梁爽扶老人下车。“那么做比较危险,但看着两个孤单的老人,忍不住想给他们一点安慰。”看着老两口颤颤巍巍相互搀扶着去急诊室的背影,他的眼泪掉了下来。

让他印象深刻的还有一对年轻夫妇。那天,任务单上的信息显示是一名90后的女性确诊患者。第一次接到确诊患者的单子,梁爽更紧张了。等患者和陪诊的丈夫上车后,他赶紧开车向医院驶去。一路上,他想开快些,又不敢开快,因为雨下得很大,雾气也大,而且戴着护目镜,视线受到些影响。

到了医院门口,那对夫妇下车时,梁爽安慰了一句:“你们这么年轻,体质好,不用太担心,很快会好起来的。” 没想到,女孩语气平静地说:“我们不怕,我们是医生。你们志愿者很伟大,要照顾好自己啊。”

梁爽拍下了这对医生夫妇的背影,走下车,默默地向他们鞠了个躬。

2月8日,好消息传来,那位女医生治愈出院了。

电话不停地响起,一个任务接一个任务。梁爽知道,每一趟出车,都是在帮助一个患者和病魔赛跑。他希望自己快一点,再快一点。

善意也会“传染”

起初,梁爽没有把当志愿者的情况告诉妻子,怕她担心。一起当志愿者的朋友建议他还是跟爱人通个气。

一天晚上回到家,他给妻子发了条信息:“武汉疫情严重,很多地方都需要人,街道在招志愿者,你如果在,会去吗?”

“要是没孩子,我会去。”

“我在这边没啥事,要不我去吧?”

“街道提供防护服、口罩和护目镜吗?”

“都有。”

“那你要是想去就去吧!”

看到这句话,梁爽的心里一下子涌起一股暖流。但他还是忍了忍,直到第2天早上起床后,给妻子发了条消息:“我已经干了一段时间志愿者。”

妻子把这情况告诉了她父母。老两口都是退役军人,不仅支持,还很为女婿骄傲,给他发来很多鼓励的话。虽然分隔两地,但梁爽感到,一家人的心贴得更近了。

梁爽表哥表嫂在苏州。看到梁爽在当志愿者,他们两口子也想干点什么。正好附近有家工厂转产口罩,他们跑去当义工,一个在生产线上,一个在打包线上。

有个在日本的远方亲戚,看到梁爽当志愿者的消息,联系捐赠了一批防护物资寄到了武汉。

来自北京、江苏、成都等地的朋友和爱心人士也通过梁爽捐赠了不少防护物资。

还有不少朋友,向梁爽咨询怎么加入志愿者的队伍。

善意也会“传染”。自己的小小善举不仅能帮助到一些人,还能影响到一些人,令梁爽感到由衷的欣慰。

做了就心安了

出车第一天,梁爽从早8点干到晚8点,后来的日子里,大部分要干到晚上10点甚至0点。第一天没经验,梁爽在防护服里穿多了,冬天的武汉,空气湿冷,梁爽热得汗流浃背。一天下来,护目镜和口罩勒得脸上的T字区生疼,戴着橡胶手套的双手也捂得发白了。

晚上回来,他会往身上喷消毒液,往脸上喷酒精。第二天,他发现眼睛又干又疼。衣服加了消毒液放洗衣机里洗,几次下来,颜色掉得花一块白一块。因为老用消毒液,汽车也多处掉色。

因为过度疲劳和紧张,梁爽有时候心脏不舒服,有一天凌晨甚至发生一阵剧痛。他不敢告诉妻子,一个人胡思乱想,怕猝死,也担心被传染了。“最无助的时候,内心戏比较多,想想房贷、车贷还要还,孩子才5岁,怎么办?”好在,吃了几天阿司匹林后,症状缓解了。

为什么要冒着这么大的危险当志愿者?这个问题梁爽被人问过,也问过自己,他的回答是:“想在灾难来临的时候为社会做点事,做了比较心安,能多做一点是一点。”

在他心中,善良是抗击疫情最温柔的铠甲。




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日本g片明星